????许玫醒过来的时候,第一感觉就是脑袋一阵阵钝痛,伸手一摸,后脑勺肿起一块大包。

????嘶……

????她疼得倒抽口凉气。

????“爸爸,我真的没事。”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许玫一跳,循着声音看过去,距离她两三米远的地方,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也歪倒在地上,捂着脑袋,神情痛苦。

????高大的中年男人正小心翼翼地扶起女孩,仿佛对待全世界最珍贵的珠宝,生怕磕着碰着:“小琅,你慢点,千万别再碰着了,你要是出点什么事不是要了爸爸的老命吗?”

????许玫眨了眨眼,看到地面桌椅东倒西歪,一块精致生日蛋糕被砸在地上,奶油和水果四处飞溅。

????许琅顺着许仲亚的搀扶站起来,轻轻推了推他,声音柔弱:“爸爸,我真的没事,你去看看妹妹吧。”

????妹妹?

????许玫保持着摸头的姿势没动。

????许仲亚一脚踩碎地上写着“生日快乐”的牌子,走到许玫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神中满是厌恶:“演够了就爬起来。”

????许玫动了动抽痛的脑袋,歪头看对方,依然没动。

????这个混帐东西!许仲亚眼中怒火顿生,控制不住地用脚尖踢向许玫:“装模作样,还要让我扶你吗!”

????许玫想躲,没躲开,小腿传来的疼痛让她蹙眉,就在这时,她脑海里忽然闪过一段画面:两个女孩不知道因为什么发生争吵,其中一个女孩推了另一个女孩,被推的女孩没站稳,跌倒在地。中年男人急步走过来,抓住推人女孩的肩膀猛地一摔,女孩整个砸在墙壁上,发出一声巨响。

????“砰!”

????后脑勺的伤处应声疼了起来,许玫:“……”

????她再次抬头,认认真真地看了许仲亚一眼,

????小琅、过生日、被摔……这些情节如此熟悉,许玫想起来了:这不是她看过的一本小说里的情节吗?

????那本小说名叫《女主是朵白莲花》。

????书里的女主许琅,是个非常单纯的白莲花姑娘。她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叫许玫,许玫是书里的恶毒女配,一直和女主作对争家产,最后下场凄惨。

????许玫环顾四周,在许琅柔弱无辜的脸上顿了几秒,明白过来,她这是穿书了,穿成书中的恶毒女配许玫。

????许玫:“……”

????她撑着地面想站起来,许琅忽然走过来,伸手欲扶她:“妹妹……”

????许玫下意识甩开那只手,许琅“啊”地一声,跌撞着往后退。

????下一秒,一个巴掌扇下来,许玫纵使及时歪头,脸侧也被扫到一些,火辣辣地疼。

????她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

????连打两次,真把她当泥人吗!

????“真是给脸不要脸!这就是你对待姐姐该有的态度?!”许仲亚大声呵斥道,“许玫我告诉你!以前我纵容你是看你年纪还小,又念着你妈妈的情分,不忍心对你太过苛责。但现在想想,若是继续这样下去,你长大了也只能是个祸害,落不到什么好下场,我不能再由着你这样无法无天……”

????“呵。”许玫冷笑一声,打断疯狗一样咆哮的男人,“亲爱的爸爸,请问我祸害什么了?”

????她把头发撩开,露出红肿的大包:“您好好看看,是谁祸害谁?您这一摔,没把我摔死,是不是觉得很遗憾啊?”

????许仲亚猛地滞住,不敢置信地看向许玫,紧接着暴怒:“你居然敢忤逆我!我是你爸爸,我教育你乃天经地义……你推你姐姐,害她跌倒受伤,不仅不反省,反而一副我们欠了你的样子,那我今天还非得打死你不可!”

????“爸爸,爸爸,您别生气,当心气坏身体。”许琅拉住许仲亚,眼中含泪,“妹妹也不是故意的。”

????又朝许玫道:“妹妹,快向爸爸道歉,你怎么能这样对爸爸说话?我没事的,我不怪你,爸爸也不会怪你……”

????“她怎么不是故意的?她就是故意的,这都多少次了?”面对许玫的许仲亚声音瞬间柔和下来,像是生怕吓到他的宝贝女儿,“小琅,你就是太善良了。我跟你说过多少次,这样会吃亏的。善良是好事,可也得分人,你要先学会保护好自己……”

????许玫冷眼看着,后退两步——被恶心的。

????根据书中的描写,眼前这一幕,是许仲亚和许琅在给原主过十八岁生日。

????原主和许琅一直不对付,今天见面,忍不住挑衅一番,许琅都忍了。

????直到原主说许琅的妈妈是“小三”,许琅才回道:“谁是小三还不好说呢……”

????这句话惹恼了原主,原主推了许琅一下,然后自己被许仲亚摔翻在地。

????可真是一位好父亲啊,许玫嘲讽地哼了声。

????按照书中剧情发展,接下来许仲亚会把原主赶出家门。

????以她目前的处境,还真得离开。她是个女孩,许仲亚是成年男人,真动起手来,她哪是对手。

????许玫刻意笑出声,引得许仲亚父女俩看过来,她弯着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您对亲生女儿下这样的死手,‘善良’两个字说出来,良心不会痛吗。”

????许仲亚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气重新翻涌起来,似乎又想动手,许琅看了眼许玫,按下心中的疑惑,紧紧抱住他的手臂。

????许仲亚怕伤到宝贝女儿,急忙缩回手,还把大女儿朝身边拉了拉:“离她远点。”

????“对,是该离我远点。”许玫认同地点头,“我怕我狠起来,下次就不只是推了哦。”

????她微笑着指向许琅。

????“你……”许仲亚气得脸色铁青,指着许玫的手指都在颤抖,“滚!马上给我滚出去!”

????许琅焦急地劝道:“妹妹,你快别说了,快给爸爸道歉……”

????许玫打断她,直视许仲亚,心平气和地说:“要我滚也可以,属于我的那份财产呢?”

????“你还有脸要财产?小小年纪不学好,钻进钱眼里去了。”许仲亚不气了,但神色极其冷漠,“你不是一直嚷嚷要搬出去住吗?正好,今天你满十八岁,成年了。我同意你搬出去,这套别墅给你一个人住,以后离你姐姐远点!”

????他扔给许玫一串钥匙,如同丢弃什么垃圾似的:“这套别墅当初花两百万买的,也不算亏了你。”

????许玫问道:“是白鹤塔别墅吗?”

????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许仲亚却又开始发怒,以掩饰自己的心虚:“两百万还嫌少?你挣过一分钱吗?长到十八岁不花钱?你妈的嫁妆加起来也不到两百万……”

????看来是了,书中交代,白鹤塔别墅位于西郊,山清水秀风景很美。

????可惜最近两年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闹鬼。现在那边的别墅都是白菜价,但还是卖不出去。许仲亚这套,是之前买的,一直空着,老早就后悔了。

????许玫看过书,知道过几年,西郊会被规划为新城区,房价疯涨。

????如果许仲亚送的是书中写的那一套,到时候至少价值上千万。

????按照原书剧情,原主现在很有骨气地拒绝了,没要这套别墅,后来这套别墅就到了许琅名下。原主穷困潦倒的时候,想到这一幕,嘴上不承认,心里却后悔得不行。

????不等许仲亚说完,许玫捡起地上的钥匙,爽快地应了:“行,我这就搬。”

????她这么爽快,反倒让许仲亚愣了,一腔怒气不知往哪撒,只瞪着许玫,半天说不出话来。

????“爸爸。”还是许琅先反应过来,“怎么能让妹妹一个人出去住?她才刚成年,又不会跟人打交道,照顾不好自己,这样绝对不行。”

????许仲亚没吭声。

????许玫干脆利落地转身上楼收拾行李。

????幸好她看过书,书中对原主家的描写不少,很容易就找到了原主的房间。

????许玫刚把行李箱打开,许琅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口。

????“妹妹。”许琅可怜巴巴地杵在门口,想进又不敢进的样子。

????许玫看她一眼,点点头,示意她进门。

????“不走行吗?”许琅带着丝讨好问。

????许玫摇摇头:“不行。”

????许琅眼眶立马就红了:“为什么?”

????“因为看见你,我心里难受。”许玫搓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一字一顿地说,“如果不是你,我妈妈就不会死。”

????许琅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哭得梨花带雨:“对不起,我知道你心里恨我,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死的人是我。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一直都很内疚,你能不能留下来,让我照顾你……”

????“你放过我,我们以后各自安好,就是对我最好的照顾。”许玫一边收拾行李一边道。

????许琅听她态度坚决,顿时哭得更厉害,抽泣出声。

????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现出许仲亚高大的身影。

????来得倒是快,许玫淡漠地瞥了一眼,心里涌出几缕难受。

????这不是她的感受,是原主的。

????暗暗叹了口气,许玫在心里默默道:“放心吧,我一定回来替你报仇。”

????“跟她说这些做什么,小琅别哭,有爸爸在,谁也欺负不了你。”许仲亚心疼地揽着许琅,尔后转向许玫,倾刻间由温柔变成狰狞,“带着你的衣服滚,家里的东西,你姐姐的东西,一样都不许碰!”

?

反派带我成白富美[穿书]: 1.001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