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又犯病了(穿书)??作者:九凤求凰
????姬琼堇直言道:“在花园之中。”

????皇帝仍有些迟疑,“你一人?”

????“自然不是,与祥聆坊班主在一起。”

????却是昨夜他同霍岐在一起,男子目光泠泠,没有丝毫心虚之态。

????“将祥聆坊班主给朕找来。”

????皇帝看来是想要将此事追问到底,而鹏坤也则是处处刁难姬琼堇,就在各怀心事的人群中,霍岐战战兢兢地向前走来,虽说平时性子张扬,可如今不敢有丝毫的行差走错,“民女参见陛下。”

????“你昨夜一直同王爷在一起?”

????这个现在她面前,身材伟岸的男人就是整个东煌国的王,他有着以身俱来的王者之风,只是跪在他的面前就让人觉得那种强大的气场让人难以喘息。

????霍岐想了想,摇了摇头,“没有啊。”

????抓住了空隙的鹏坤连忙接话道:“王爷,这女子不承认同您昨夜相见,难道是您说了谎?”

????霍岐侧过头去瞪了他一眼,随即又冷哼了一声,“我的话还没说完,你一个小太监代替陛下问话是何意?”

????很显然,这句话她是故意这么说的。

????这句话当然让皇帝心底有了想法,一个奴才竟然目中无人,“鹏坤,让她说下去!”

????“陛下,昨夜王爷辗转难眠,想听故事,就命民女给他讲故事,一直到丑时才回去,但并没有整晚都在一起。”

????霍岐其实对假太监的事也十分厌恶,她觉得鹏坤淫,乱后宫如此的行为简直是死不足惜,所以她只是暂时站在姬琼堇这一边。

????皇帝听后心中已然有了自己的想法,他看居高临下地看着鹏坤,示以警告,“鹏坤,蜀王是朕的皇子,朕断然容不得一个宦官去污蔑构陷,你可明白?”

????即使姬琼堇再不受宠,他也是周武帝的皇子,也是东煌的蜀王,他绝不容许一个太监不把皇子放在眼里。

????“奴才明白。”此事鹏坤受到了训斥,但好在并没有性命之忧,可正因为此事他更记恨上了姬琼堇。

????“今日之事到此为止,毁坏佛像罪无可赦,由你亲自执行。”皇帝是故意将他的义子交给鹏坤处决,虽然没有罚他,可这样做无疑是给他一计警示。

????那小太监是鹏坤收养了多年的义子,可如今竟然要他亲手处决他心底是有一百万个不愿意的,“陛下。”

????“不必多言。”皇帝一言九鼎,他做下的决定无可更改。

????此事好在过去了,可是姬琼堇心中仍旧不安,鹏坤还是安然无恙,而他也不能向父皇发擿鹏坤,这些年来他和父皇的关系已然势同水火,若是再告知父皇,恐怕父皇对他会更加厌恶,就像当初周武帝不喜欢的七皇子,便将他派去了苦寒之地,永不召回。

????今日在祭祀台上霍岐确实帮了姬琼堇一次,可这并不意味着她全然不在意昨夜之事。

????裴弦澈受不住她,只得去通报主子,“王爷,霍班主来了,吵着要见您。”

????“让她进来。”姬琼堇并未回绝,反而是不假思索地同意了。

????“民女帮了王爷一个大忙,您有何赏赐?”有些事霍岐已然心知肚明,其实昨夜他不过是为了损坏佛像拖延时间,而自己也成为他棋盘上的一粒棋子,她有些恼怒。

????男子勾了勾唇角,谁也分辨不出喜怒,“帮忙,你方才说的不都是事实吗?”

????霍岐甚至不明白那小太监身犯何罪,就要让他去背负两个人的代价,她身躯笔直,目光灼灼,“可王爷害了一个无辜之人。”

????姬琼堇如琉璃一般的星眸渐渐黯淡下来,他没有笑,也没有愤怒,今日之事也算不得搞垮鹏坤,所以他并没有完成这条使命。

????他慢步走上前,微微垂眸看着少女,“哦,你说那个小太监,他可并不无辜。”

????“你心知他没有毁掉佛像,而且你昨夜遇上民女的地方,是去往荣音台的路吧?其实你拉着我讲故事一来为了有机会为自己开脱,二来,我回去的路会经过荣音台,你怕我发现了裴弦澈,你在拖延时间。”经过今日之事再将昨夜联想起来,霍岐得到了答案,她早该想到一个堂堂的王爷怎么可能会想听她说故事?

????男子闻言并没无诧异,反而是异常沉静,“霍班主,女人太聪明不是好事。”

????看来她猜的没有错,他顺势利用了霍岐一把,“是为了假太监的事吧?”

????就连同一旁的裴弦澈也没想到她会如此直截了当的问话,从没有一个人敢如此对姬琼堇说话。

????平时开玩笑不要紧,可如今的男子恐怕内心早已风波涌动,他连忙解释道:“王爷,这霍班主一向心直口快,一激动就,胡言乱语您别同她计较。”

????可他的解释敌不过少女继续将心中所想全部说了出来,“王爷为了查鹏坤是否是假太监,从而害了无辜之人,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对的事?”

????她不知什么是正义,只是将罪名强加在那小太监身上,让他为此受到了诛杀,这就是对?或许皇室之人只会为他们的名誉去考量,此次霍岐并没有畏怯。

????姬琼堇的声音冷到了极致,“本王说了那小太监并不无辜!”

????“小太监不知此事,难道不无辜?”而霍岐也不退让。

????看着这两人针锋相对的样子裴弦澈很是忧惶,他也不希望霍岐因一篑之衅受到姬琼堇的重罚,王爷并不是个脾气极好之人,他心中有自己的看法所以绝不会退让。

????沉默了良久的姬琼堇并没有开口要惩罚眼前这个不将他威仪放在眼里的少女,他一句一句地说道:“他是不知此事,可他仗着自己的干爹是管淑妃身边的红人,为所欲为,甚至为了替他那个傻子弟弟能够找到妻子强娶民女,那女子不从,新婚那夜便将人吊于深井之中,活活将那名女子冻死,其后那小太监见出了人命,遂上报鹏坤为他解危,官府收到诉讼状,可又因官府被鹏坤买通,所以此事不了了之。”

????他的话令少女如醍醐灌顶,她不知该如何启口,原来姬琼堇竟是个心思缜密之人,他早就令绣衣使者探查过这名小太监的荒诞行径。

????男子步步逼近,少女不停向后退,直到退到了窗边,再无路可退,她几乎能听到男子的呼吸声,还有那富有磁性的嗓音,“霍班主,你说他有何无辜?”

????他的双眸微眯着,那样的眼神似乎能够震慑人心,而霍岐此时正是心乱如麻,她十分艰难地开了口,“我,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些。”

????“你眼睛看不到的事太多,你以为宫中之事真如你想象的如此简单?”姬琼堇觉得自己没必要和眼前之人解释太多,假太监之事、昨夜之事,都被这名女子看的一清二楚,想到这他的脸上起了杀意,可看着少女面若芙蓉,杏眸如水的面颊很快便褪散了心底的想法,他们此刻离得很近,少女几缕碎发遮住了眼眸,可那双灵的眼睛像是在说话一般,将心底的善良都写了出来。

????这一刻姬琼堇犹豫了,他不知自己怎么了,只是握紧了拳头转过身去。

????身后的霍岐连声道歉道:“是民女误会了王爷。”

????就在这时,一道闪电如同一把利剑划破了长空,霎那间千万条银丝从空中如倾盆而下。

????男子眸光冰冷,“霍班主,本王不送客。”

????看着窗外的狂风暴雨,霍岐有些犹豫,

????“可下雨了。”

????可姬琼堇的脸上依旧不带半点神采,也并未让裴弦澈取伞,“霍班主自行回去。”

????他必须离这个民间女子远远的!

????霍岐僵在原地半晌,雨势只增不减,她咬了咬牙,说道:“是王爷,民女告退。”

????看着奔跑在大雨中的少女,男子握紧的拳头一点点松开,他回过头走向了桌案,可不知为何这些文字在他眼中都成为了方才的场景,挥之不去,他重重合上了书揉了揉眉心。

????见到少女淋成了落汤鸡回来,独孤怀瑜连忙撑起伞将她从门外迎了进来,“月儿,怎么脏兮兮的回来,还浑身湿透了?”

????霍岐是了解他的性格,他是个有洁癖之人,自己的这个的样子恐怕是要让他嫌弃。

????“义父,你怎么在这儿?”难得见到他,却还是这副样子。

????“怕你在这住不习惯,给你送些吃的。”方才被姬琼堇赶出来,霍岐心里本就犯委屈,可义父的出现让她心头一暖。

????“冷不冷?”

????或许她早已忘记了温暖的感觉,亲人的感觉,他接过了芷烟手上的干布巾,拉着少女在一旁坐下。

????霍岐点点头,无数的委屈涌上心头,“嗯……”

????“这女孩子最受不得凉了,芷烟,去煮碗姜汤。”男子边说着,边将她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身上,他慢条斯理地替少女擦拭着长发。

????独孤怀瑜的动作十分温柔,霍岐水灵灵的双眸有了一丝释然,她想她给旁人添麻烦了,而且义父是向来最怕脏的,如今墨发间的水都滴落在他的长袍上,少女有些愧疚地垂下了眸子,“义父,很抱歉让你看到我这般狼狈的样子。”

????独孤怀瑜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半晌,他勾起了一抹笑容,“傻瓜,你再狼狈的样子义父都见过,有什么好稀奇的?”

?

摄政王又犯病了(穿书): 14.代价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