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那么甜,他那么野??作者:木染秋
????他挥舞着拳头。

????像是冲着全世界。

????可我只想带他回家。

????——《小星星的秘密森林》

????严烈没再让江月上药。

????江月也没多呆,坐了片刻,便回了家。

????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

????那碗面归了侯川。

????侯川不在乎的盘腿坐在地上,吸了一大口面,边吃边偷偷观察对面盯着那块巴掌大的蛋糕出神的人。

????想起不久前,就在这儿,那个惊艳了全校的新校花毫不避讳的承认——

????“对,我就是喜欢他。”

????侯川一口面呛到嗓子眼,猛地咳嗽起来。

????严烈回过神,抬眼看他:“又没人跟你抢,这都能呛着?”

????有苦难言的侯川狠拍了两下胸口,一时间心乱如麻。

????看他哥魂不守舍的样子,貌似对小公主也是有意思的。

????如果是普通人家的姑娘也就算了。

????但是、但是……

????想起在学校里听到的关于新校花家庭的传言,侯川觉得他哥要真陷进去了,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挑了两根面进嘴里,飞快的看了对面一眼,侯川试探的问道——

????“烈哥,你最近有想谈个恋爱吗?”

????“……”

????严烈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话,瞳孔紧缩,视线落在桌面那块小小的草莓蛋糕上。

????渐渐的,像是轻风拂过冰面,化开一池春水。

????他的面目渐渐柔和,常年幽深不见底的眼里都仿佛掺了阳光——

????“呵。”

????严烈没有回答,只拆开蛋糕盒子,将甜腻柔软的蛋糕慢慢吃完。

????-

????经过连着两天的观察,侯川发现他烈哥最近很不正常。

????且不说这两天嘴角都带着似有若无的笑,他打起工来好像更拼命了。

????几乎除了夜晚睡觉的几个小时,其他时间能接到活儿的基本来者不拒。

????看着他这么拼命的想多赚点钱,侯川心里的感觉越来越不好。

????终于在一个安静的午后,侯川跟着去上厕所的宁星晚出了教室。

????夏日蝉鸣,阳光炽烈。

????各个班上大半的学生都在午睡,走廊上没什么人。

????侯川像个变态一样等在女生厕所外面,拦住了出来的人。

????“那个,宁同学,你不是想知道烈哥的事情吗?我可以告诉你。”

????“……”

????栏杆被烤的发烫,有微风拂过脸颊。

????宁星晚被阳光刺得眯了眼睛,舔了舔唇角开口问:“你要告诉我什么?”

????侯川迟疑了一下,一咬牙,带着点视死如归的感觉:“宁同学,我觉得你跟我烈哥不太合适!”

????“……”

????宁星晚万万没想到第一个来反对这事的会是侯川。

????她蹙着眉尖,轻声问道:“是他让你来这么说的吗?”

????“……不是。”侯川一愣,摇了摇头。

????宁星晚一笑,松了口气,“那你为什么反对?”

????忽然想到某种可能,她扬声:“难道你也喜欢他?”

????“……”

????这妹子什么脑回路!

????侯川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我喜欢个屁……”

????意识到在这种好学生面前说脏话不太合适,侯川摸了摸鼻子,决定开门见山:“你知道烈哥家里的情况吗?”

????宁星晚摇头。

????侯川就知道。

????知道了他烈哥情况的妹子,基本都打了退堂鼓,何况是这种有钱人家的女孩。

????“烈哥他爸欠了巨额赌债,光是为了还每个月的利息,他一天都要打三份工。但有时候凑不齐利息,还会被讨债的人追打。你确定,这样,你还要喜欢他吗?”

????傻了吧?怕了吧?

????这下该清醒了吧?

????那就别去祸害烈哥了!

????他那样的人,要真动了心,伤的只会是他自己。

????侯川自觉已经完成任务,说完就要走,忽然听到女孩的声音——

????“你说的巨额赌债,是多少钱?”宁星晚问。

????“……五十万。”

????宁星晚点了点头,脸上没什么波动,只是歪着头不解的问:“可这跟我喜不喜欢他,有什么关系?”

????……

????侯川看着女孩,不可置信:“他现在连学都上不了,你知道他每天有多辛苦吗?就这样,你跟他在一起有什么好?再说了,你家里人会接受他吗?到时候真分手了,烈哥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来!”

????“……”

????宁星晚没想过这些。

????她只是无可救药的被他吸引,在他身边,就全是安全感。

????可要是说到,她家里会不会接受他。

????宁星晚觉得,十有八九,是不会的。

????可这有什么关系呢。

????喜欢他,只是她自己的事情啊……

????女孩杏眼澄澈,红唇微启,站在阳光中,像是无忧无虑不知愁滋味的仙女。

????侯川决定再下一记猛药:“下午最后一节体育课,你敢不敢翘了和我去一个地方?”

????宁星晚问:“去哪儿?”

????“去了你就知道了。”

????直觉是跟他有关的,宁星晚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下午体育课,宁星晚找了个理由跟老师请假休息,很轻松的得到了许可。

????跟门卫解释自己不舒服,需要回家打针,也蒙混过关。

????宁星晚侯川上了地铁。

????第一次坐地铁的宁星晚感觉很神奇,左摸摸又看看,大眼睛里满是好奇。

????等到下了地铁,又走了一段路,两人进了一个地下停车场。

????“这是哪里?”

????“进去就知道了。”侯川貌似不想多说,走到停车场角落的一个小门,跟守门的人交涉了一番。

????守门的大概认识侯川,没多说什么,只是要求进去前,将手机交出来。

????宁星晚走得急,身上并没有带手机。

????守门人看了眼她身上的高中校服,扬了扬眉,将两人放了进去。

????“这里是一个地下拳馆,一般进来都要下注的。但刚刚那人认识我,所以没收我们钱。”侯川简单说了两句,带着宁星晚走到二楼。

????里面似乎比赛还没开始,音乐开的很大声,二楼的栏杆处站满了人。

????宁星晚跟着侯川挤到一个角落,看向一楼中间一个巨大的八角笼子。

????一个念头袭上心头。

????宁星晚皱着眉,声音发紧:“他不会在这里打拳吧?”

????侯川点了点头。

????一时间,各种暴力血腥的场面涌入脑海。

????她曾经在电视上看过拳击比赛,那种正规的比赛当时都看得她不忍直视,匆匆转了台。

????更何况是这种,一看就充满了危险的比赛。

????宁星晚还想再问,忽然音乐一停,头顶的三盏大灯猛地聚向中间的笼子,旁边的人都热血沸腾的开始尖叫呼喊。

????在鼎沸的人声中,宁星晚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慢慢走上了台。

????他只穿着黑色的拳击短裤,上身赤.裸。

????惨白的光打在他身上,宁星晚只看到一个漆黑的头顶。

????对手是个穿红色拳击短裤的,肌肉喷发的黑人。

????他的个子要比对手高很多,但显然没有对手壮。

????宁星晚几乎是在他一出场,心就跳到了嗓子眼,背脊紧绷,握着栏杆的手不自觉的收紧。

????比赛几乎在眨眼之间开始。

????拳拳到肉的打法看的观众热血沸腾。

????所有人都在喊着:“打!打死他!出拳啊!!打!!”

????宁星晚耳朵一阵轰鸣,像是周围的声音全消失了,她的眼中只有那个挥舞着拳头的少年。

????有拳头落在他的身上,将他打倒在地。

????嘴角的血水溅在台面,发出刺眼的红。

????他挣扎着站了起来,重新挥着拳头将人逼到角落。

????最后,他死死将人压制在地上,任由雨点般的拳头落在身上。

????……

????似乎比赛比预想的还要快结束。

????宁星晚看到少年挣扎的从地上爬起来,抹了一把脸,踉跄着下了台。

????侯川见他烈哥赢了比赛,高兴的一转头,就看到女孩脸上全是泪。

????“你——”

????宁星晚声音有点发抖:“他现在在哪儿?”

????“……”

????最后侯川将人带到了一楼的一个工具间。

????一般比完赛,他烈哥喜欢一个人呆在这。

????宁星晚推门走进去,就看到少年双手撑着腿坐在一把椅子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有血水慢慢滴在地上。

????头顶的灯光白的刺眼,宁星晚看到了他背上全是伤。

????“猴子,出去,我想一个人待会儿。”严烈垂着脑袋没抬头,声音低沉。

????宁星晚没说话,慢慢走过去,蹲在他的脚边——

????“严烈……”女孩软糯的声音带着颤,猫儿一样。

????“……”

????严烈身躯猛地一震,抬眼看她,下一秒,凌厉的眼刀扫向门口。

????偷偷探头的“罪魁祸首”侯川脑袋往外一缩,“咔擦”一声,带上了门。

????……

????空气中只剩了他沉重的呼吸声,严烈略显狼狈的偏过头,避开了她的视线。

????忽然鼻尖下一软,一块带着甜牛奶香的手帕伸到他鼻下,堵住了还在流着血的地方。

????严烈一抬眼,就看到女孩杏眼里满是泪,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眼底落满了心疼。

????……

????“哭什么。”严烈扯出一个笑,接过她手中的手帕。

????宁星晚任由他拿走手帕,将脸枕在胳膊上,嗓子带着哭音:“疼吗?”

????疼吗?

????一开始是疼的吧?

????又怕又疼。

????只是后来,慢慢就习惯了。

????有时候甚至想,如果他真的死在了拳台上,或许是种解脱。

????可是怕吓到她,严烈摇了摇头:“不疼。”

????“骗人!”宁星晚眼里的泪更多,手指轻轻划上他胳膊上的伤痕——

????“这些都是打拳弄的吗?”

????还有他背上的,有暗紫的旧伤,有泛着红肉的新伤,一道一道,像是划在她心上。

????疼的没办法呼吸。

????女孩指尖泛着凉,落在滚烫的皮肤上,激的人浑身僵硬。

????严烈也没躲,只是肌肉崩成了铁块,受虐般的任她在伤痕上轻轻拂过。

????大概是今晚让她见到了这个样子,严烈倒觉得心下一松,“不是,还有在工地上不小心刮到的,也有讨债的人打的……”

????也好,让她看到了,或许她就会躲得远远的,再不来招惹他。

????可冒出这个念头,浑身的伤却好像突然加了倍,疼的人心脏紧缩,呼吸都困难。

????然而女孩并没有如想象中的逃离,她收回抚着他伤口的手,却慢慢握住了他垂着的小拇指。

????接着就听到她软糯带着哭音的轻声说道——

????“严烈,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

她那么甜,他那么野: 6.第 6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