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文书屋 > yabo168.com > 这是一本生死簿 > 19.递减的寿命值
这是一本生死簿??作者:百合炒肉
????邢璐一边看着资料,一边呢喃着:“人会变,不是正常吗?”

????夜冥嗤笑:“是会变的,所以我们不是要了解他变成了什么模样,而是导致他突变的原因。”

????世事无常,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这话不假,但很多时候,转变是需要一个契机的,或者是遭受了某种强烈的打击。

????他们已经对生命的流逝无可奈何,对这些疑难杂症,还是可以解决一下的。

????邢璐点着头:“原来是这样啊!”

????不然咧?夜冥苦笑,对邢璐的思维,不敢苟同。他希望接下来的事情中,邢璐真的不会给他们添麻烦。他打算在这里待两天就走,两天足够了解事情的原委。

????三人进入了临江市地界,很快在巫寿的规划路线下,不到半个小时抵达了一小区前。小区是普通住宅,没什么特殊,夜冥把车停在路边,戴上了墨镜,下了车。

????巫寿没动,抱着笔记本电脑正嗨着。夜冥把车钥匙扔给他,嘱咐着:“开去隐蔽的地方,等我消息。”

????“好嘞,这位爷!”巫寿拿了车钥匙,坐进了主驾驶,把怀里的笔记本电脑放回了背包里,对着夜冥做了个“OK ”的手势,问着后排的邢璐:“邢璐,你是跟着夜冥还是和我在这里?”

????邢璐好奇地问了一句:“你们两个分开行动?”

????“是的。”

????邢璐当即下了车,跟在夜冥身边,乐呵呵地说:“我当然要和夜冥一起,我很好奇天才少年的突变是怎么回事,你就自己开车去隐蔽的地方玩吧!白白!”

????巫寿哼了一声,摇晃着红色的头发,驱车离开。

????夜冥往前走了两步,见邢璐没动,喊道:“不走?”

????“走走走,怎么不走?感觉要去探险一样,有点小激动。”邢璐抬头看着戴墨镜的夜冥:“夜冥,你是不是都习惯了?你第一次接单子的时候,会紧张吗?”

????夜冥点头,如实回答:“会,怕被客户骂,没有自信。”

????邢璐笑了:“怎么可能?夜冥你这么聪明,怎么会没有自信?开玩笑的吧?”

????夜冥侧头看她,墨镜下的黑眸幽深难懂:“聪明和自信不能挂钩,当然这是个人理解。”

????两人慢悠悠地走在小区路上,安静的诡异。邢璐不由自主地抓住了夜冥的胳膊,身体抖了抖,靠近着夜冥。

????夜冥不喜欢别人的接触,是因为他不想忍受那折磨他的死亡痛苦,然而此时的邢璐,对他来说,是个特殊。

????没有寿命值的邢璐,也没有了死亡过程。即使抓着他的胳膊,也没有任何不适。

????夜冥见她害怕,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当年的他,也是这般的心惊胆战,处处被人逼近,害怕到也想有那么一个人可以依赖,可以靠近,可以信任。

????他没有等到这种待遇,但他可以帮助别人。

????“这里又没有吃人的怪物。”夜冥说道,不知道邢璐在害怕什么,完全把他之前吼过她“不准靠近”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邢璐开口说:“这不是吃人不吃人的事,这是胆量的问题!我胆小,你是见识过的,我连二楼都不敢往下跳。”

????夜冥轻声说道:“我觉得,你不敢从二楼跳下来,很正常。这不是胆量的问题,是骨折的问题。”

????“那你那天还让我往下跳?”

????夜冥看着她,解释:“那天我是让你顺着阳台侧面的墙壁爬下去,没有让你直接跳。”

????他有吗?他记忆力不太好,忘了。

????邢璐哼哼唧唧,没再说话,不过和夜冥这么一说话,她也没有那么害怕了。

????两人来到一栋旧楼前,夜冥站在大门口晃了晃神,皱着眉头说:“没有电梯。”

????“这种小区肯定没有电梯啊!而且一共就六楼。”邢璐没有松开夜冥的胳膊,继续说道:“几楼?我们赶紧上去呀!杵在这里又不能飞,你在等地面升降机吗?”

????“顶楼。”

????然后,夜冥轻轻松松地走到了顶楼,邢璐累得气喘吁吁。

????邢璐:“夜冥,你是故意的吧?腿那么长,迈两个阶梯,你都不累吗?把我甩那么远,是不是想把我甩开?不可能的,今天是没可能了,我跟定你了。”

????夜冥摘掉墨镜,耸肩说道:“我没想到一层楼这么矮,辛苦你了,在门口歇一会。”

????夜冥去敲门,过了很长时间,也没有人应门。他只好自报家门说道:“生死簿网站夜冥,麻烦开一下门,谢谢。”

????果然,话音刚落,门开了。

????开门的是一位中年女人,两鬓斑白,脸色蜡黄,身形憔悴,见到夜冥问道:“生死簿网站的工作人员吗?”

????夜冥点头:“是的,我是夜冥,这位是我的助理邢璐。”

????“您好。”邢璐弯腰打着招呼。

????女人迎了夜冥和邢璐进屋,随手关上了房门。夜冥站定扫视着屋内,属于两室两厅的户型,简洁大方,没什么多余的东西,整体给人感觉不错。

????唯一不同的地方是,有一间卧室的房门外多上了一道铁栅栏门,门上落了厚重的锁。

????客厅里弥漫着阴郁的气息,沙发上躺着一位男人,正用拳头锤着自己的额头,唉声叹气。听到门边有动静,从沙发上起身,看到了夜冥和邢璐。

????夜冥再次自我介绍:“您们好,我是夜冥,生死簿网站工作人员。”

????男人满脸胡渣,和女人一样憔悴,深陷的眼窝,浓重的黑眼圈,看上去比真实年龄老了很多。

????这对夫妻,比想象中的要痛苦和自责。

????夜冥递上名片,男人接过名片,说道:“你们好,我是陆帆的父亲陆大贵,这位是陆帆的母亲李侠。”

????双方介绍完,李侠去了厨房倒水,陆大贵请他们坐了下来。

????夜冥笑笑,按照资料上来说,陆大贵和李侠本来是国企的员工,因为儿子的优秀,被很多同事羡慕,同时也因为陆帆,挣了不少钱,从国企辞职,安心陪伴陆帆。

????陆帆自从一年前神秘转变,一家三口的生活,似乎也变了。

????陆大贵叹息一声:“不好意思,让你们看笑话了,你们必须对这件事保密,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希望你们理解。”

????李侠端着几杯水从厨房里走过来,接话道:“经常会有一些媒体过来敲门,我们也是逼不得已。”

????夜冥点头:“我们理解,我想知道,陆帆在转变前,有没有接触过什么人或者发生了什么大事件?”

????陆大贵和李侠对视一眼,相继摇头。

????陆大贵又是一声叹息:“都怪我们,说是陪伴帆帆,其实根本不了解他想要的是什么,连他有什么朋友,经常去什么地方玩,都不知道。”

????夜冥是个孤儿,他不了解这种感受,没有办法感同身受。

????在他看来,大多数父母都在努力挣钱,为了给子女一个美好的未来,他们经常陪伴不了自己的子女,是习以为常的事。

????每个人都在为了自己重要的事重要的人努力前行,这没有什么错。

????夜冥问:“能让我见见陆帆吗?”

????陆大贵犹豫,皱眉望着那道铁栅栏的门说:“见是可以,但是我怕帆帆会吓到你们……”

????“没事。”夜冥很平静,见惯了这种事情,没有什么可怕的,转而对邢璐说:“你坐在这里,等我。”

????邢璐点点头,没再说话。

????陆大贵和李侠犹豫了一会,李侠起身去拿钥匙,过了好一会,才从卧室里走出来,去开那道上了锁的门。

????夜冥紧跟其后,看着李侠开锁的手颤颤巍巍,对了几次,都没有对准锁孔,而且那无力颤抖的手上有几道齿痕,旧的新的,格外刺眼。

????“帆帆以前很懂事的,真的很懂事,什么都不用我们操心……他很乖的,比别人家的孩子都要老实……”

????夜冥一边听着李侠说话,一边看到李侠在落泪,眼泪滴在手背上,模糊了视线,根本对不准锁孔。

????“我来开。”夜冥说着:“我相信陆帆他有苦衷的,您放心,这件事我们会处理好,还您们一个健健康康懂事的陆帆。”

????这个时候,只有他自信坚定一些,这对夫妻才能相信他们。

????李侠抹着眼泪,颤抖的双手犹犹豫豫,看到夜冥坚定的眼神,递上钥匙:“谢谢,谢谢你相信我们帆帆……谢谢……”

????钥匙落在夜冥手心,夜冥随即开了锁,打开铁栅栏,发现这间卧室的房门锁已经坏了,一推就开。

????然后夜冥的后脑勺就遭到了攻击,是一个很软的抱枕。

????“滚!滚出去!不要理我!统统不要理我!”

????夜冥转身,看到一名少年,靠着墙壁,双手紧紧扣着墙壁,指尖慢慢地划出一道道痕迹,从咬紧牙关的嘴里说道:“滚!”

????滚?他怎么听到的不是滚?而是救他?

????夜冥怔愣住,看到陆帆头顶上绿油油的寿命值正在以秒为单位递减。这种情况很难见到,一般频临死亡的人也只会显示红色数字,是以天为计算单位。

????显然,陆帆的寿命值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真是稀奇。

?

这是一本生死簿: 19.递减的寿命值阅读完毕!